<tt id="wmws0"><rt id="wmws0"></rt></tt>
<acronym id="wmws0"></acronym>

加快推進灌區現代化改造 促進灌區高質量發展

2023-12-18 瀏覽:32

當前我國已進入現代化建設的新階段,在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交匯之際,黨的十九大就現代化建設作出部署,明確了從2020年到本世紀中葉分兩個階段全面建設現代化的新的奮斗目標。個階段,從2020到2035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基礎上,再奮斗十五年,基本實現現代化;第二個階段,從2035年到2050,在基本實現現代化的基礎上,再奮斗十五年,把我國建成富強、文明、和諧、美麗的現代化強國。

大中型灌區是保障我國糧食安全的主戰場,糧食單產高于全國平均水平,全國大中型灌區生產的糧食約占全國總量的50%。我國農田灌溉事業的發展,特別是大中型灌區改造建設為保障糧食安全、促進現代農業發展作出了重大貢獻。

一、大中型灌區續建配套與節水改造成效顯著

1998年啟動實施大中型灌區續建配套與節水改造,尤其是“十三五”期間中央財政進一步加大投入力度,到2020年年底基本完成規劃內大型和重點中型灌區節水配套改造任務。經過20余年改造,大型和重點中型灌區病險、“卡脖子”及骨干渠段嚴重滲漏等突出問題得到基本解決,有效遏制灌溉面積萎縮、效益衰減勢頭,灌排設施支撐農業發展、農民增收、農村生態環境改善的能力進一步增強。

一是恢復和改善了灌溉排水條件。灌區骨干工程輸配水能力與效率大幅度提高,灌排保障程度和抵御自然災害能力顯著提升,農業生產條件得到有效改善,農業種植結構不斷優化,在糧食占比不斷增加的同時,蔬菜等高附加值經濟作物面積較改造前增加了近1/3。在灌溉用水總量基本不變的情況下,大型灌區糧食產量占全國總產量比例由22%提高到了26%以上,畝均增產135kg,灌區內90%以上的灌溉耕地被納入基本農田。重點中型灌區節水改造新增和恢復灌溉面積2585萬畝,改善灌溉面積約7670萬畝,新增糧食生產能力約70億kg。

二是促進了農業節水。大型灌區骨干渠系水利用系數、灌溉水利用系數分別由改造前的0.481、0.397提高到0.643和0.513,新增節水能力264億m3。中型灌區灌溉水利用系數提高到0.529,新增節水能力98億m3。在灌溉保證率提高的情況下,大中型灌區灌溉用水量多年維持在2150億m3左右,畝均實灌水量平均減少100多m3,灌水周期平均縮短3~5天,灌溉水利用效率和效益顯著提升。

三是提高了灌區管理能力和服務水平。通過工程改造促進灌區管理體制改革,大型灌區全部完成分類定性,其中98%的灌區定性為公益性或準公益性事業單位,“兩費”不同程度得到落實,1/3的灌區開展了標準化規范化管理工作。用水合作組織穩定在1.38萬個,管理灌溉面積超過1億畝。結合灌區改造穩步開展信息化建設,灌區管理能力和服務水平不斷提高。

四是促進了鄉村振興戰略實施。灌區供水保證率的提高,緩解了農村飲水和灌溉用水困難,減少了用水矛盾,促進了社會和諧穩定。各類控制性建筑物、跨渠交通橋和渠畔管理道路的配套改造,為農業生產和機械化作業創造了便捷的交通條件。灌區供水服務向多元化發展,除開展灌溉服務外,還承擔工業和生活供水、生態供水以及防洪、農田除澇等任務,成為保障區域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支撐。積極推廣應用節水防污等技術,減少了農村面源污染。灌區改造中踐行生態文明理念,渠道采取生態化襯砌防護,實現輸水、水體保護、水生動植物棲息、景觀等多重功能,積極開展渠道整治、清淤清障、保潔和沿渠綠化等,實現水清岸綠景美,促進了美麗鄉村建設。

二、當前制約灌區高質量發展的主要因素

20多年來,各有關部門共同努力,持續推進大中型灌區續建配套與節水改造,灌區的“卡脖子”問題有效得到解決,灌區老化失修的狀況得到一定的改善。但由于大中型灌區早期建設標準低、運行時間久、歷史欠賬多,工程設施仍存在突出短板,難以適應新時期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發展現代農業、保障糧食安全的需要。

??一是灌排設施仍存在突出短板和薄弱環節。已建大型灌區骨干工程中有60%的渠道、30%的渠系建筑物和70%的排水溝沒有得到系統的改造,骨干工程的完好率僅為65%;中型灌區中有34%的渠首工程、45%的骨干渠系、44%的渠系建筑物和65%的骨干排水溝需要實施續建配套與節水改造。已實施改造的灌區主要是對當時出現的病險、“卡脖子”等部分骨干工程進行配套改造,整體性、系統性不夠,與高質量發展要求相比有不小差距。革命老區、少數民族地區、邊境地區的灌區較為分散,部分水利樞紐的灌區配套效益仍待發揮。

二是灌區水資源供需矛盾突出,用水效率不高。多數大中型灌區已從單一的灌溉供水功能逐步拓展為灌溉、城鄉生活、工業、生態等多功能供水,承擔著更多的供水重任,工業、城市生活擠占農業用水矛盾突出。灌區用水計量、工程觀測、自動控制等設施缺乏,信息化建設滯后,運行管理和監管手段落后,灌溉供水缺乏科學的控制、調度與運用。農業水價長期維持低水平,農民節水意識淡薄。中型灌區大多無計量設施,水費按畝均攤。目前,大型灌區和中型灌區灌溉水利用系數分別為0.525和0.540,用水效率還有提升空間,水資源集約節約利用還處于低水平。

三是灌區管理能力和服務水平仍待提高。大中型灌區已基本完成管理體制改革,但改革配套政策措施落實情況差異較大,目前大型灌區和中型灌區“兩費”綜合落實率65%左右,其中中型灌區工程維修養護經費到位率僅為42%,部分灌區“兩費”長期得不到落實。農業水價綜合改革不到位,農業灌溉執行水價不足運行成本水價的一半,水價調整難、長期維持低水平,農業水費收取率不足70%。灌區標準化規范化管理工作處于起步階段,管理能力和服務水平有待提高。

四是灌區骨干與田間工程尚未形成有效的協同推進機制。長期以來,大中型灌區骨干工程續建配套與節水改造和田間工程分別由不同的資金渠道支持并獨立實施。地方在落實項目的過程中,分別由不同部門組織實施,加上已有近10年未開展以縣為單元的農田水利規劃編制實施工作,灌區骨干工程建設與田間小型水利工程及節水灌溉工程缺乏有效的統籌協調,工程效益未能得到充分發揮。

灌區是由取引水樞紐、輸配水渠系、節制閘及分水閘、調節水庫等建筑物構成的供水系統和種植的作物組成的復雜大系統。

依靠傳統的人工經驗管理方式難以對灌區工程系統進行安全、及時、高效、精準和經濟的運行管理,也難以實現水資源的優化配置和高效利用。灌區農業現代化以及多功能、多用途發展對供水服務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這就迫切需要通過應用信息化、數字化、智能化和自動化技術提升灌區管理能力和水平。同時,隨著物聯網、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新興信息技術的迅速發展和深入應用,全國水利信息化建設亦進入了全方位、多層次發展的新階段,為數字灌區、智慧灌區的建設奠定了基礎。

要按照“需求牽引、應用至上”的要求,規劃設計數字灌區智慧灌區建設,加快灌區計量設施、智慧決策系統、閘門自動化監控系統、信息化管理系統建設進程。實現灌區管理由依靠人工經驗向數字化、智慧化管理的轉變,對于灌區灌溉、抗旱和防洪由事中事后被動應對向事前主動預測、預報、預警和預案轉變,實現灌區管理智慧化科學決策和優化運行調度。

侵權請告知

<tt id="wmws0"><rt id="wmws0"></rt></tt>
<acronym id="wmws0"></acronym>